只要张斐然能够掌控张家对于苏锐来说就是最好

   苏锐这边刚刚洗漱好,手机响了,来电是林傲雪。br 小说 />
 
    苏锐对着张斐然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然后接通了。
 
    见此,张斐然的眼底闪过了一抹狡黠的神色来。
 
    刚刚你不是占了人家便宜还倒打一耙的吗?好嘛,报复的机会转眼就来了!
 
    林傲雪接通了电话,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苏锐,周安可向我辞职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当然是知道这件事情的,不过他还是装作不知道,惊讶的问道:“怎么回事?她这财务部总监不是做的好好的吗?”
 
    “她想要去首都发展。”林傲雪简单扼要的说道:“具体的东西她也没说,看起来很坚决,我留不住。”
 
    苏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很明显,周安可这是彻底下定了决心。
 
    这个柔柔弱弱的姑娘,一旦坚定起来,真的很让人惊叹。
 
    想了想苏天清苏无限的“乱点鸳鸯谱”,苏锐不禁苦笑了一下。
 
    林傲雪并不知道这层关系,她还说道:“如果你在首都见到安可的话,就请她吃顿饭。”
 
    苏锐答应了下来,林傲雪似乎突然没有话讲了,停顿了几秒钟,才说道:“你还好吗?”
 
    “有点小事情,正在解决之中。”听到林傲雪关心自己,苏锐也觉得很感动,“放心吧,你男人我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?”
 
    听到苏锐这样说,电话那端的林傲雪轻轻一笑,阳光似乎都要化开了,在她的身边缓缓流淌。
 
    “撑不住了就回来歇歇。”林傲雪说道。
 
    她并没有问苏锐那边究竟出现了什么问题,她知道,就算是问了,苏锐也不会说的。在这一点上,她和苏锐有着非常类似的特质报喜不报忧。
 
    苏锐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张斐然站在苏锐的身后,她本来还想报复性的恶作剧呢,譬如对着电话喊一声“把人家的内衣拿过来”之类的,可是看到苏锐平淡中却深情款款的模样,张斐然便打消了这个主意。
 
    此时此刻,她觉得自己是个电灯泡,连站在这里都不合适。
 
    她真的很想见一见,能够让苏锐这个流氓如此服服帖帖温柔相待的女人究竟是谁。
 
    苏锐明显是一匹桀骜不驯的野马,电话那端的女人是如何把苏锐收拾成这个样子的?
 
    看到苏锐挂了电话,张斐然盯着苏锐:“如果你的女朋友知道你昨天晚上和我在同一个房间里睡了一夜,早晨还打了我一巴掌,不知道会作何感想。”
 
    苏锐依然不改毒舌本色:“放心,如果她知道了你的年龄,就不会有一丁点的吃醋的。”
 
    说罢,不管张斐然的火冒三丈,苏锐便大笑着拉开房门出去了。
 
    两个人简单的吃了点东西,张斐然便对苏锐说道:“我要回去了。”
 
    说出这五个字来,张斐然几乎鼓起了全身的勇气。
 
    出来很简单,回去不容易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被逼上梁山,张斐然宁愿从此远走高飞,再也不回华夏。
 
    “有张狂在你的身边,小问题应该会解决,但是,我有一句话要叮嘱你。”苏锐眯了眯眼睛,说道。
 
    “你说。”张斐然优雅的擦了擦嘴巴,但是捏着纸巾的手指却有些发白。
 
    “张起航在张家经营多年,已经根深蒂固,你千万不要不忍心除掉他,在这种事情上,谁退让了,谁就输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的担心是有道理的,他生怕张斐然不够狠心,而在这一点上,张起航的狠辣是出了名的。
 
    “放心,如果我真的下不出去手的话,会请你出马的。”张斐然说道。
 
    苏锐从她的话语里已经明白了,张斐然没打算杀了张起航。
 
    在这一点上,苏锐并不打算对其多加干涉,只要张斐然能够掌控张家,对于苏锐来说就是最好的结果了。
 
    送别了张斐然,苏锐却在酒店门口看到了一辆奥迪6。
 
    见到这辆车,苏锐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。
 
    一个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,他的身材高大,带着英武之气,正是白家大少爷,白秦川。
 
    “锐哥。”白秦川走了过来,面色发苦。
 
    事实上,这两天他非常不好过,白家的精锐私兵全军覆没,连大本营都被端掉了,白忘川生死不知,他这个白家大少即便想撒手不管也做不到,光是老爷子那一关他就过不去。
 
    他在宁海机场犹豫再三,还是决定不去中东了。
 
    如今白忘川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,他就算去了也堵不到人的。
 
    白家在中东的私兵几乎已经全军覆没了,但是他们在中东还有很多庞大的产业,这一点并不为太多人知晓,不过,这些消息恐怕是瞒不过苏锐了。
 
    这个家伙鬼精鬼精的,阴险狡诈之极,他表面上吃着你送上来的红烧肉,但是心底已经在盘算着怎么把你整个人给吃掉了。
 
    在这种情况下,白秦川不示弱是不行了,整个白家都必须要开始因此而割肉了。
 
    “发生什么事儿了?看起来你似乎不太高兴?”苏锐微微笑着问道。
 
    听到苏锐这句问话,白秦川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!
 
    尼玛,你说发生了什么事?明明是你在川味居找到我的,明明是你让我给你一个交代的,然后现在呢?你却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
 
    都说贵人多忘事,您到底是有多贵啊,记性都差到这种程度了!